姜羽

雪地

那个纤细白皙的少年,叫雪地。
我遇见他那天,便利店还没关门,轻轨驶过发出声音,他在微黄的路灯下,捧着一杯奶茶,眼睛里映着万千世界。
我走过去和他说,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他愣了一下,笑道好啊。
雪地好像只有我一个朋友,每次看见他,都是一个人。
他约我去踩雪,他玩累了,就躺在雪上。
他穿着白色的毛衣,黑色的大衣,戴着一条围巾。雪下下来,盖在他的脸上。
雪很冷,让雪地的皮肤一下从白皙冻到通红,我过去揉了揉他的脸,发现他的脸很烫,呼吸急促起来。
我把他送到了医院,医护人员通知了他的家人。
我透过病房外的窗向里看去,雪地坐着病床上朝我笑,护士在给他吊瓶,他的手臂看起来又苍白又脆弱。
雪地的父母看起来不是很紧张他,雪地解释说因为他经常这样,所以他们习惯了,况且也不是亲生的。
看出我很疑惑,雪地笑起来。
雪地说他没有父母,养父母在雪地里捡到他,就给他取名雪地。他体弱多病,这样的事常发生。
雪地很快就好了,出院的时候他父母还跟我道谢。
过了一个星期,就过年了。
我买了一条红色的围巾,打算给雪地当新年礼物。
红色会显得他有气色一些,雪地看起来总是很苍白。
跨年夜那天我约雪地出来,把围巾送给了他。
雪地看起来很开心,我给他拍照,灯光反射在他眼里,像星星一样。
倒数的钟声响起,雪地说要许愿。
烟花在天上炸开时,流光溢彩的天空映在雪地脸上,雪地像天使一样,很美,又不感觉不属于人间。
雪地像是要消失不见,我刚伸出手,雪地许完了愿,转过头来看我。
我揉了揉他的头发,说走吧。
雪地问我想不想知道愿望是什么,我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雪地听完说是哦,就笑起来,我就和他一起笑。
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雪地。
我去了很多地方找他,甚至偷偷查雪地的病例单,找到他家的住址。我去拜访了几次,都没有人。
我不知道雪地去哪了,我想他。
在梦里雪地和我说了很多事,但是醒来我却一件也记不起。
又过了几天,我再一次去雪地家,却看见有人从他家往外搬东西。
我跑上去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说,这家人为了给小孩治病,花了巨额医药费,把房子卖了。
我又问在哪个医院,那人告诉了我。
雪地!我找到你了!
我去到了医院,跑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了雪地。
雪地看起来比之前更瘦弱了,感觉稍微用点力就会碎掉。
雪地!我叫他。
他抬起头来,看到是我,似乎很惊喜。
怎么是你!
雪地,这些天你一直在这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没来得及,况且我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适合外出了…
那你患了什么病,要卖掉房子?!
什么?!卖掉房子!
你不知道?
雪地听完眼眶红了,我不该和他说的。
我又安慰了一下他,医生进来了,说要检查,我便出去。我一出来,便看见雪地的父母。
雪地父母责怪我为何要说出房子被卖的事,雪地知道了会相当自责。
我也不知如何办,只能每天来陪雪地聊天。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雪地的病情愈加严重。
一天,雪地拉我到院子里看雪。雪花落到手上,一会就融成水消失不见了。
我好害怕雪地会像雪花一样稍瞬即逝了。
雪地那天和我说了很多,气色也好起来,红润的脸上泛着光泽。
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我这样想着。
第二天,下雪下得很大,险些出不了门。我心里没来由的恐慌。
我去到医院,病房里没看见雪地,我四处奔找,在院子里找到了雪地。
他穿着白毛衣,黑色大衣,戴着一条红围巾,睡在雪上。雪下得太大,快把他覆盖起来了。
我过去摸了摸他的手,再摸了摸他的脸,和手一样冰凉僵硬。
我抱起雪地,跑去找医生。
医生看见雪地,立马送入重症监护室,一旁的护士看见我,问道要不要纸巾。我一摸脸,发现满脸是泪。
雪地父母问讯也赶来了,他母亲不停地抹眼泪,说雪地肯定是因为医药费自责了才离开我们的,雪地在前一晚发短信和她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语,说自己拖累了他们。
雪地父亲抱住了母亲,拍了拍他的背,眼眶里也有泪水打着转。
他母亲又说,我们哪里怪过他拖累我们,我们一直把他当亲生孩子看待呀!
我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又想起昨天雪地说了那么多话,原来昨天就有迹象了,为什么自己不能早点发现!
医生出来了,他只同我们摇了摇头,边走了。
雪地父母一看,就崩溃了。
我只远远地看见雪地,他躺在床上,围着红围巾。
我帮雪地父母操办了雪地的后事,就回了家。
在路上我又买了一条红围巾,围在脖子上,到了家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梦里,雪地和我说了好多话。
这条围巾好好看!
我很喜欢我的养父母,他们对我很好。
我身体不太好,所以没什么人和我玩。
你也喜欢看这本书?!
我的愿望是去看春天的花!
我?我是雪地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