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我不要

大概完结了 整合到一起  方便观看  然后就把之前的都删掉  啊…好累
不老魔女梗  BE  可能会写番外  ooc估计比较多 

南方有一个美丽的小镇,小镇尽头是一座山。山上有一个魔男,叫梅瑙紫:鸣人。
小镇的人们淳朴善良,鸣人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很多年。
有一天,鸣人家里没东西吃了,过期的牛奶喝了拉肚子,不得已下山来到小镇上。
镇上的人们看见鸣人都笑着打了招呼,买鸡蛋的奶奶还给他塞了几个新鲜的鸡蛋。
鸣人买了一些可以长期屯着的食物,顺便还帮镇上的人找找狗抓抓鸡,准备回家。却看见附近有几个小孩,正围着一一个黑发的男孩欺负他。
鸣人,上前赶跑了那几个小孩,转过身看见黑发男孩冷冷的眼神吓了一跳。
..喂,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的家人呢?”鸣人试图帮他找到家人,小孩子一个人在外不安全。
男孩冷冷睨了他一眼,径直向前走去。....诶?
先前那几个小孩跑出来,笑道:“哈哈哈哈哈!鸣人哥哥你不要管他啦!鸣人疑惑道:“怎么了?
“哼哼,鸣人哥哥你不下山不知道,前两个月他的家里不知道被谁报仇还是泄愤,爸爸妈妈都被杀死了,哥哥失踪不见,只剩下他一个。”其中的孩子王说道"“他肯定是个扫把星!”
鸣人听罢皱了皱眉,说道:“他一个人,这不是他的错,你们以后不能再欺负他。”说罢鸣人便悄悄跟上男孩。
男孩拐了几道弯便回到家中,鸣人隐了身,跟了进去。
房子有些大,结了灰和蜘蛛网,显得有些残旧,更显得男孩孤独。
男孩回到房间,床头是全家福,男孩在哥哥的怀里笑得很开心。
鸣人看见男孩手臂抬起来压在脸上,阳光从外面射进来,男孩脸颊旁的水珠反射出光芒。
男孩叫宇智波佐助。
  鸣人把他领回来的第二天,佐助因为喝到过期牛奶,又下山了一趟。
  小孩子好麻烦。可是是自己要领回来的,还献了那么多天的殷勤.
  医生看见鸣人在一旁唉声叹气,笑道:“叫你总是留着东西不吃,一个人生活真的不能自理啊!”佐助瞄了鸣人一眼,又很快移开目光。鸣人抱着佐助和医生唠家常,很快医生就把药单拿给他,鸣人嘱咐佐助在椅子,上等他,便去拿药。
  很快,鸣人取完药回来,却看见佐助被几个老太太在背后说闲话。
  “哼!这个小孩一看就是灾星!
  “就是!全家人都死了就他没事,说不定就是他杀的!
  “我还看见他和山上那个魔男在一起,那个魔男呀,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们见过有谁的容貌从以前到现在就一直一-样吗?
  “是啊 是啊,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佐助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鸣人大步走向前,把那几个老太太吓了一跳。鸣人把佐助,笑道:“走,难得我下一次山,你喜欢什么都给你买!
  佐助有些愣,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别看我常年在山上,也是有存款的噢!
  佐助看了看他,又转过头去。鸣人隐隐约约看见嘴角有个弧度。
  “你真的..和我不一样啊。”佐助在沙发坐着,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鸣人。
  今天是他十四岁生日,鸣人说要亲自下厨庆祝。虽然他煮的东西出来泡面基本没什么能吃的。
  “我早就说了嘛,我是身怀魔法的帅气男子!”鸣人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我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桌上摆了一个大蛋糕,地上都是礼物。佐助拿起一个拆开了看,是一个番茄形状的抱枕。
  鸣人端菜上来,佐助看见自己面前的第- -盘就是纳豆。
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梦见那晚了。
最亲爱的哥哥,亲手杀了爸爸妈妈,却放过了自己。那天晚上的男孩,就是货真价实的胆小鬼。
佐助坐起身来,身上冷汗直流,下床喝了杯水,就再也睡不着了。
他去鸣人的房里看了看,明明是不老不死的人,每天却睡得比他还多。佐助坐在鸣人床边,想起鸣人领他回来的时候。
那时自己总是被别的小孩欺负,鸣人总会帮他赶跑他们。隔三差五地给他带好吃的,还没事就给他念故事书,字都认不全。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真的。他揉了揉鸣人的头发,去做早餐。
鸣人一早起来,没看见佐助的身影,估计是去镇里了。
桌上是做好的早餐,真香!
吃完早餐,鸣人便跑去后山晒太阳,偷偷摘别人家里两个果子,差点被抓到。到了晚上,佐助还没回来。
鸣人皱了皱眉,囫囵吃了晚餐。到了很晚,佐助还是没回来。
刚要出门,便有人进来家里。
“佐助你..鸣人刚开口,却发现不是佐助。
门外的男人穿得一身漆黑,五官却和佐助有七分相似。
...你是谁?”“宇智波鼬。”
男人提着一个人,满脸是血。是佐助。
“佐助! "鸣人想把佐助抢回来,却知道此时不能轻举妄动,“你想怎么样?”
鼬把佐助放在墙角边,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看上去没那么糟心。
“不老不死,并不是什么魔力,而是九尾妖狐的力量。当初波风水门大人用尽生命的最后的力量将它封印在你的体内,让你做为载体,使之不再暴动。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可是,九尾怎么可能这么老实,乖乖待在你的体内。”鼬向前走了几步,点了点鸣人的额头,“一旦九尾挣脱,这个镇子马上就会被夷为平地。所以,我需要提早出去这个祸患。只要我绞杀了九尾,你也会丧命。但是你活了这么久,也腻了吧。鸣人定定看着鼬,说道:“你想要我的命,那你要得到便拿去。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要灭掉宇智波一族?”为.么....要丢下佐助一个人。
“你常年住在山上,并不了解我们宇智波一族。宇智波一族天生反骨,迟早会造反。但是佐助他,不一样。我要灭族,是为了保护村子,也是为了保护他。”鼬解释道。
”........"鸣人没有说话,或者说他根本什么也说不出。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具有超强的实力,在一见面时鸣人就感受了他身上的威压。为了保护佐助和镇子可以灭掉自己的族人,他无法判断鼬的行为是对是错。
但是鸣人知道现在的自己还不能死,他还没翻够围墙,还没偷够果子,还没.... 还没看到佐助好好地成长。
“现在....你做好准备去死了吗?"

暗黑的房间里,只有一点烛光。
桌上,地上,墙上,到处都是血迹。鸣人捂着肚子,坐在床边喘息。鼬也好不到哪去,万花筒用太久了,要崩溃。
鼬看着鸣人喘息,突然之间发起一击,想快点了结这场战斗。再拖下去对他不利,而且响动很大,说不定会把山下的人引来。鸣人来不及反应,凭本能躲开,却还是擦伤了右臂。
鼬连起奋击,在释放下一道攻击时,鸣人侥幸躲过,却改变了它的行动轨迹,直朝墙边的佐助奔去!
不好!鼬心道,正想冲上去,一道黄色的影子却比他还快。

奇怪…有什么…滴在脸上……
佐助睁开眼,看见鸣人撑手在墙上,环着他。从他的嘴里、腹部流出血来。
“!!怎么回事?!鸣人!!”佐助把鸣人扶下来,鸣人靠在佐助肩上喘着气。
“…他要死了。”鼬在一旁说道。
“……你说什么?”佐助抬起头来,满脸不可置信。
“佐助…我跟你…咳咳、咳咳、跟你说…”鸣人口腔里呛着血,说话都不利索,“你哥哥…咳咳、是为你好…但是,咳咳咳,是我太贪心了。”
“你不要说了!”佐助红了眼眶,吼道。
“我啊……活了这么久,咳咳、咳咳咳、真的有点累了,但是我咳咳、现在遇到了你,我又不想放弃生活了……所以…我会为你战斗的…”
“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鼬看着眼前这一幕,却也明白除非神仙降临,鸣人刚刚中的那一击,就连九尾的恢复力都无力回天。也就是说,鸣人他,死定了。
“……佐助,让开。”快点绞杀九尾,永除后患。
鸣人没在说话了,他躺在佐助怀里,闭着眼睛,看起来很安详,柔黄的烛光照在他脸上,像个天使。
佐助抱着鸣人,鼬一把抢过来,并将他们隔离开。
佐助就这么看着鼬,看他把九尾从鸣人身体里抽取出来,看着鸣人消失。
鸣人死了,消失不见了。
再也不见了。

过去十几年,佐助和鼬没有了联系,他打不过鼬,勉强废了他一条手臂,就被打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小屋里就只有他一人了。
佐助只身一人,走变了大山南北,变得越来越强,强到可以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了,可是那个人不在了。
他在半夜想起鸣人做的难吃的饭菜,时间太久,都快忘了是什么滋味了。他又想起鸣人在人前保护他的模样,有点滑稽,但是又很帅气。
他想他了。
他就这样,想着他,入睡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