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神仙劫【上】(估计没有下了)

他活了很久。
有多久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他看着玉帝的位置换了好几轮了,一轮就是十万年,他还是雷打不动地活着,真真算的是一个老神仙了。
生活的时间太无聊,他有点想去死,可他又没到大限之期,想死只能靠别人杀掉他。但他活了这么久,神力早已是现在三界最高之顶,除非是创世神,恐怕再也没人杀得了他。
那不如…他来造一个神,一个可以杀了他的神。
想到立马做到,他寻了三界,找了一个天资最是聪颖的孩子,本想收他为徒,却看不下他那磕碜的长相,便放弃打算另寻一个孩子。
怎么?神仙也是看脸的!
转个眼间,他便捡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虽说不干净,却是唇红齿白,浓眉大眼的一个美小孩。
好了,他收了。
他把小孩带回家,开始了养小孩的生活。
本说是造神,可这小孩却是一点根骨也没有,他便打算养着玩,等小孩死了,他再找一个。
也不一定,要不他给小孩塑一个根骨吧,这点事,办起来不难,倒是麻烦。
啊…再说吧。
话说过了两三百年,小孩慢慢被他塑出了一副好根骨,生长发育都与凡人不同了,此时还是小孩的模样。
此届的天帝过来凑热闹,瞧着这小孩竟是有些眼熟,却不知是想谁。
他不放在心上,好看的人千千万,他的小孩这么可爱迷人,有谁能比得上?他冷哼了一声,把小孩带走,不去理会天帝。
小孩年岁愈长,修为愈高,也越发出落的好看,帅气。小孩认为自己已不能称为小孩了,该叫少年了。他应声改口,虽然在他看来无论是谁都算是小孩。
此时天帝又过来瞧了一瞧,越看越觉得眼熟,一拍脑袋[这不是冰牢里那个魔尊嘛!一模一样!]
他睨了一眼过去,这本是凡人小孩,怎会同魔尊长得一样?况且冰牢里什么时候请进了一位魔尊?
天帝揪着小孩的脸[是真的脸诶…不信的话老神仙你可以去看看!]
他拍掉天帝乱放的手,牵起小孩,去就去!
跟着天帝到了冰牢里,里面果然有一块巨大的冰块。
冰块里包着一个人,晶莹剔透,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的脸。果真和小孩的脸一模一样,不过小孩现在还带着稚气,那冰块中的人闭着眼,却也满是邪气。
…真好看啊…
天帝道[这魔尊被关在冰牢里两万年了,却还是这副模样啊…我早就看这小孩有点奇怪了……]
天帝正说这话,他却感到一阵头痛,退了几步。小孩扶住了他,小孩体格真是好啊…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还可以整个环住他…
天帝问他怎么了,他也不知道,只道是冰牢太冷了吧,不适应,说罢牵起小孩回了家去。
临走时又问天帝,为何他不知晓这魔尊的来历。
天帝笑道[您老真是老糊涂了,您在四万年前睡了两万年,刚醒来这魔尊就被抓了,关了两万年。说起来,抓到这魔尊,还和您有关呢。]
他有些疑惑,怎么又和他有关,他怎么睡了两万年,自个还不知晓。
[仙神都有劫,您睡的那两万年就是渡劫后休养生息的,具体您度的什么劫,我也不知道,您去问问以前的天帝吧。]天帝又挠了挠头[至于这魔尊,我们抓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您的左右,往您床头放了一个东西。侍奉您的人看见了,上去阻拦,却发现魔尊一点灵力也没了,便捉拿来给我。]
他没再想什么,转头就走了。小孩紧跟在他身后,死死盯着他腰间的红色玉佩。
到了晚上,小孩闹着要和他睡,说是白天见了魔头,害怕。
其实神仙都不需要睡觉了,他也不点破小孩,心想随他去好了。入夜,他被小孩环在怀里,倒真的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他在梦里动不了身子,说不了话,张不开眼睛,却能感受到有人坐在他的床头,和他说着话。
[…对不起。]
[你睡了两万年,也该醒了。]
[有些人一见,就是一生。对我来说,你就是那个人。]
[这玉佩有我修炼十万年的灵力,你只要佩戴在身上,便可自动向你输入灵力,补上你这两万年的空虚。虽说没有我,也没人能欺负你了。]
[我要走了。]
[我们……]
[一定会……]
一滴水滴在他的脸上,却传来嘈杂打架的声音。
一定什么?你说啊!
他怒着醒来,身上出了冷汗,手里攥着玉佩。
他盯着玉佩愣了半晌,这难不成是……那个魔尊给他的?
他转过头去看小孩,小孩揽着他的腰,正闭着眼睛睡觉。面容与那魔尊一般无异,俊美无双。
他掐了掐小孩的脸,不知怎么的流下泪来,他想擦,却擦不掉。
小孩有些醒了,迷迷糊糊的,一把揽过他,往怀里塞。
他被环在怀中,小孩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就在他耳边响起,好…温暖。
第二日,他去找了以前的天帝问四万年前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