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另一个坑

       阿米尔在赌场里就与瑞拉分开了。他去到外面,到天桥上吹风。因为是半夜,所以人很少。
       他抽着烟,这东西他好久没碰了。夜风吹得他的衬衣猎猎作响。忽明忽灭的烟头在黑夜里甚是瞩目,烟雾机在他身边缭绕,将他的思维带去远方。
       那个时候,他叫做希尔多。
      “希尔多------回来吃饭啦!”母亲叫着他,他转头跟莫加里道别:“再见------再见-------”
       饭桌上,母亲又开始唠叨:“希尔多,少跟莫加里玩,他会带坏你的。”当时的他毫不在意。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听母亲的话,是不是现在都不一样了呢?
       小希尔多说:“我很喜欢他!爸爸又不陪我玩。”
       母亲沉默了一会,低下了头。他意识到伤了母亲的心了,连忙闭嘴,乖乖吃饭。
       小希尔多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教书老师,父亲则是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有一次父亲受了伤,意外被母亲救下。于是就和烂俗的爱情故事一样,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生下了希尔多。父亲把他们她们母子两保护得很好,相见的时间也不多。
       他陷入了回忆,想着从前一桩又一桩的烂事。

      “先生!”阿米尔被打断了回忆,他转头去看,是那个少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