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另一个坑

         阿米尔掌管这个地下赌场五年了。五年,他很少离开赌场,却依然是道上很多人忌惮的角色。
        
         今天,他一如既往地去赌场转了几圈。顺手下了几个注,小赚了几百万。瑞拉过来找他,给他点了一杯威士忌。阿米尔推开,说:“你知道的,我不喝烈酒。”瑞拉耸了耸肩,自己喝掉了。他扯了扯阿米尔的脸说:“去看拳赛吧。”
         两人来到贵宾席,场上正有两个人在对打。一个是体格匀称的少年,一个是满身横肉的黑人。少年看起来很弱,正被打得节节后退。
         阿米尔转向了瑞拉:“这有什么意思?”
         瑞拉:“看你太闷,来透透气咯。”
         “… …”
          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阿米尔看着那个少年。不知怎么的,少年好像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朝他的方向望了过来,对阿米尔笑了一下。
         “… …瑞拉,我要下注。”阿米尔道。
          瑞拉抬眼看了看他:“多少?”
          “两千万。”
          “那个黑人虽然厉害,但是没必要下这么多吧…”
           “是那个少年。”
             “……???阿米尔???”瑞拉十分惊讶,想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阿米尔白了他一眼,瑞拉立马跑去提了两千万来下注。
         拳赛又开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