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要到……圣诞节了呢……

是那个,很欢乐的日子吗?

我走在街上,路上的商店已经开始放上了圣诞树。串着彩灯,一闪一闪的,真美啊。 

天下起了雪,落在脸上,凉丝丝的。我伸出手,接了一片,很快它就融成了水,顺着指缝流了下去。

说起来,隔壁有一家新开的烤肉店呢。我走进去,点了两人份。店员看了我一眼,很快就把菜单报下去。诶,真的挺好吃的耶。令人回味无穷的味道啊。

趁着雪还不大,我急忙乘电车赶回了家,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妈妈做好了菜,是我喜欢土豆和鸡翅。

到了晚上该睡觉了,我钻进暖乎乎的被子,想着一天的遭遇,突然就觉得,生活好像还挺不错的。

一睡不醒的事,下次再考虑吧。


“咳咳、咳……”
“你不要动了!不要耗费力气!”
“没关系的……反正我活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会有人来救你的…再等一下…………”
“不用了…其实你我都知道,不会有人来的…”
“会的,一定会的!!会有人来的,真的,会有人来的!!”
“哈哈哈、咳咳、咳咳咳…我跟你说…”
“你别说了!”
“如果我能活着回去,那么接下来,我做什么都会成功的…那是主角成长的套路啊。如果我没活下去……那也没什么,只不过我不是主角罢了……其实我们的命,早就写好了…”
“你在说什么东西啊!”
“没什么…你活着回去了,就快快成长起来,一定不要和那个成长最迅速的对着干,不管是谁,你一定会死的。”
“什、什么……”
“那个人…他是主角。”

[你…你好!我喜欢你很久了!!无论如何也想把这份心情表达出来!]
[……谢谢你的喜欢。]

…………“切…真是恶心……”

会有人迷恋痛苦的感觉吗?
如果他喜欢痛苦,那就是不是真正意义的痛苦了呀。
那这样,他迷恋的又是什么呢?
哦哦!也可能是,他心理不正常吧!
你说是吧?
嗯?

他不知道怎么了。
爱而不得。是最痛苦的事吧。
他一遍遍地看见。
他也很痛苦,头痛到要爆了。
他流下眼泪来,头皮发麻,视线都模糊。
真的,很痛苦。

我梦见了一篇小说。
小说里,有一个特工。他养大了一个小孩,教会了小孩所有的一切。他们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决定要好好生活下去的时候,特工接了一个任务。
因为是梦,断断续续,我也了解不清。
特工在临走时,孩子来送他。特工在登船的时候,回头向小孩笑着摇手。人头攒动,特工的笑却很显眼。
我本以为是个he,但是我总想起特工的笑,我就明白了,那是个be。我在梦里,心痛到无以复加。
因为特工知道自己回不来了,一去不复返,所以笑着对小孩道别。同时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和小孩在一起,也是耽误了小孩,就永远地走了。
他知道,那个任务很危险,完成了自己必死无疑,但是留下的钱足够小孩生活一辈子了。
他其实,不想离开小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