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

我是漩涡鸣人,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听说在中国,今天是七夕呢。就是情人们纪念的节日诶。”
“嗯。”
“喂…你说他们那会不会放烟花,有没有拉面吃啊?”
“…你要看烟花吗?”
“啊?你放了我也看不见啊…”
“我让卡卡西老师给你放千鸟。”
“……不、不用了……”
不过,很羡慕海那边的人啊,与相爱的人相聚在一起。
“你该去睡觉了。”
“啊?哦!”
“明天我就回来了。”
“佐助…”
“什么?”
“你在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节日。”
“……知道了。”
“什么嘛…这么冷淡。”
“……今晚,月色真美。”
“…我死而无憾了。”

想到一个梗。
主角可以闻到气味,是指特定的人特定的气味。
比如这人快死了,就会闻到尸臭味,越浓死期越近。
闻到血腥味说明这人从事『屠宰』工作。
油墨味说明这人是个读书人之类的。
然后主角和恋人在一起了。
有一天,主角开始在两人间闻到了尸臭味,两人形影不离,根本分不清是谁的味道。
主角下意识地认为是恋人的味道,于是就加倍对恋人好,去哪都要跟着,做什么都要过问一遍,想躲过死亡。
尸臭味越来越浓了,主角越来越心慌,却不知道怎么办。
恋人给主角庆祝生日,在过马路时一辆车急驶过来,主角推开了恋人。
主角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身上的味道。
或者说,不管是谁,恋人都没事了。
真好。

如果说一个性格很暴躁的人,会很不喜欢很多事,讨厌很多东西。经常遭遇不好的事情,什么事都埋在自己的心里,但总是以笑脸相迎他人,从不表露自己真正的心情。讨厌社交,但还是有一群不错的朋友。怕麻烦,但是别人要求的事都会做到。暴怒的时候会自己发泄,别人从不得知。那么这个人,是很会演的坏人呢,还是内心温柔的好人。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一句话。]
[什么话?]
[希望现在的甜,能盖过以后所有的苦。]
[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谁知道呢,未来并没有定数呀。]
窗外下着雨,一波接一波,雨声很大,把声音都冲没了。

牢骚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人间很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要去?]
[他在那里。]

[杀了我啊!杀了我啊!!]他在风中大笑着。
风吹乱了他的头发,灌着他宽大的衬衫。
他笑得又疯狂,又快乐。
[杀了我啊!!!快来啊!]
雨开始下了起来。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而后马上下起了暴雨,淋湿了他,衬衫湿的贴在他的身上。
[我说…你杀了我啊。]他小声说到。
我刺了一刀过去,插在胸腔里。他握住我的手,用力地搅了几下。
我抱住了他,他一张嘴全是血流出来,黏在我的衣服上。雨水蒙湿了我的眼睛,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把他放在地上,大雨很快就冲走了血迹,连同他的脸也冲得苍白了。
这样,就什么都没有了。

亚子

亚子是一名女高中生。
一个年轻、富有活力、漂亮的女高中生。
他见到亚子,就为她的美所惊奇。
[喂,大叔!]亚子敲了敲他的杯沿,似有些不快,[要听人家说话啊!]
[啊!对不起!]他急忙回过神来,神情有些窘迫。
亚子凑过来问道[在想什么啊大叔?]
少女身上干净的气息一股脑地钻进他的鼻腔里。他愣了愣,真是变态啊!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小。]
他和亚子在网上认识,是因为他打游戏的水平还不错。在网上聊了两个月,亚子的言论总是戳到他的内心深处,他愈发对这个女孩心动。在亚子提出见面后,他十分激动,一口就应了下来,临到见面时,他又有些畏缩了。不管怎么看起来,他都只是一个死宅啊…
但还是硬着头皮去赴约了,于是现在两人就坐在咖啡厅里。
[哼哼,不是谁都像大叔你这么老的!]亚子撩了撩头发,颇为得意地说[我可是美少女啊!]
他有些头疼[我才二十八呀…干嘛叫大叔…]
亚子哈哈大笑起来[大叔!就叫大叔!]
于是这次见面后,相继又见了几次,去水族馆、游乐场、各种地方,都是亚子带他去的。
有一次他问女同事,带女生去哪玩比较好?同事笑道[你有喜欢的女生啦?]
[什、什么!才没有!]他急忙着否认。
[看你这反应,就是有。明明二十七八的人,怎么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同事取笑着,又说[或者你可以旁敲侧击,问问她喜欢什么,喜欢甜品就去甜品店,喜欢花就去找花海…]
他完全没听进去,像发了烧,脑子迷迷糊糊的。
原来…他喜欢亚子吗?
又一次见面,他鼓起勇气问亚子[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亚子愣了一下,笑道[我喜欢大叔噢!]
他听完之后,脑子里[轰]地炸开,红云全部浮现在脸上。亚子看着他,他也看着亚子。
他觉得这样太尴尬了,于是别扭地转过脸去。
亚子揪了揪他的耳朵,说道[大叔你意外地纯情嘛…耳朵都红透了。]
他挠了挠额头[我只有打游戏这个优点…你……]
亚子堵住了他的嘴。
用她的嘴唇。
真…柔软啊…
[喜欢不是看优点缺点,有时候一个小动作就能打动我啦!大叔你是因为超可爱噢~]亚子说道,脸上也带着红云,粉扑扑的。
他整张脸都在发热,估计红透了吧。
[我也…喜欢亚子啊。]
亚子愣了愣,踮起脚亲吻了他的脸颊,就转身跑去了。风里传来她的声音[要等我哦大叔!]
他揉了揉脸,笑出声来。
但是从第二日起,他就找不到亚子了。社交软件没讯息,游戏也没见踪影,他去了亚子带他去过的地方,全找不到亚子。
这是…怎么了。
他忙了一天回到家,按开电视,想放松一下。
[……今日早晨在xx巷发现一具女尸,名叫亚子,被人先奸后杀…警方查证过后,发现是同班的男同学将其杀害。该男同学已经畏罪潜逃,警方正全力追捕凶手。下面放出嫌犯的照片,如有发现请联系警方……]
女主播甜美的声音响起,他却失了神。
谁?
亚…子?
亚子她死了……?
他将遥控器砸向电视机,扫平了茶几上的东西,怒吼着[亚子!!!亚——子!!!]
吼完了,他眼里流出泪来。他死死盯着屏幕,把凶手完完全全记在了脑海里。
亚子,我会为你报仇的。

车站里,一名青年脸上戴着口罩,露出的双眼十分焦急,正等待着列车的到来。他发着抖,仿佛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在他身边。
旁边的旅客看他不太对劲,一个小孩扯下了他的口罩[大哥哥你怎么啦?]
[啊啊!!!]女子连忙把小孩抱了回来,躲到了其他男旅客身边,仿佛青年才是什么野兽。
青年脸色苍白,连嘴唇都在颤抖,什么也没说,抓起东西就跑。
[他、他是杀人犯!!!]女子终于叫出声来,旁边旅客如梦初醒,起身去追青年。
他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瓶酒,正喝着没两口,就看见前面有个人急急跑来。
他眯着眼睛看清了那个人的面目,随即将手中的酒瓶向那人砸去。
那人不防,被砸中了,停了下来。他向那人走去,那人又想逃跑,他一拳打去击中那人的腹部。
那人想尽快挣脱,可十六七岁的身体哪比得上他二十八岁的人,他猩红着眼,在单方面地殴打那人。
一拳又一拳地、重重地砸在那人身上,那人的求饶他没听到,就连旁边小摊过来劝阻的老板的声音仿佛也没听见。
那人摸到自己身上带的小刀,扬起来扎中了他的胸腔,他停了下来踉跄了几步,拔出小刀向那人刺去。他用力地刺了好十几下,染得满手鲜红才放下刀,那人早没了生息。
他后退了几步,倒在地上,旁边的人过来报了警叫了救护车。
他想说不用了,但是肺破裂涌出的血堵住了气管,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望着乌黑的天空,一颗星也没有。
亚子啊……
我爱你啊,亚子。
我来找你了。
真是麻烦你等我这么久了。
亚子。

他沉浸在一种迷幻的感觉中。
像在外太空的星球漫步,又像在深海中遨游,脑子有一种眩晕感,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五光十色。他伸手一抓,满是虚无。
他吐了一口烟,闭着眼睛倒在地上。

尽管不想这么说,但是还是觉得那个人的像毒品一样,令他着迷、沉沦、上瘾。那个人走了很多天,待在那个人的房间里却还是能感觉到那个人,那个人十几年的生活都是在这里,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沾染上了那个人气息。他就在这里,贪婪地吸取着那个人的味道。于是他愈加思念那个人,想把那个人抓回来,绑的好好的,再也逃不逃,离不开。